360彩票

天峻石林开启了菜鸟级的我第一次重装徒步

  人生的启航从出生到衰老,直至死亡,必将经历过几波重要的第一次,才能逐渐成长,不断地学习,领悟生活征途中的艺术之美。尽管从二十岁就开始solo TREKking,凭着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天马行空闯劲,游走了二十几年。但对于重装徒步某人依旧是个菜鸟,或许是担心体力不支,或许是过度忧虑对膝盖的损伤,也或许是缺乏那份“负重”前行的勇气。

  2018年的一个偶然的机会加入了指南针户外群,也就参加了该群的几次活动后,只有八个字“唯有用心,处处经典。”通过观察和交流,几番纠结后终于下定决心报名参加了6月22日至23日天峻沟——天上草原——哈熊沟二日重装探秘之行。

  大概普及一点相关知识:天峻石林位于天峻县城西部的天峻山上,这座山巍峨高大,气势雄伟,松柏挺立,绿草铺地,山上山下风光绮丽、景象万千。在主峰背后连绵交错一座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峰顶光秃秃没有绿色。主峰的南面坡上,矗立着数一百计的群山石林,多半呈青灰色,褐红、灰、白等色掺杂其间。山峰两侧的天峻沟和瞎熊沟里奇峰林立,亦幻亦真,既有云南石林的秀丽清雅,又多了许多雄浑伟岸的突峰兀仞。天峻石林的岩层构造与云南石林相同,都是喀斯特地貌孕育出的奇景盛观。形成于距今约3.5亿年前的石炭纪。所不同的是,△▪️▲□△天峻石林在形成过程中遭遇了青藏高原抬升造成的缺水、干旱,水蚀过程未能完成,而是经过漫长的风蚀后,形成了现在这样的独特风貌。

  不怕大家笑话,在trekking的前一天,菜鸟还面对着摆了一地的items发愁,360彩票app根据驴友安然发的友情message——“如何正确进行重装打包”,step by step 终于将所有的宝贝(除了将睡袋外挂)塞进新买的“小鹰”肚子里。

  一晚上兴奋滴基本木有休息,22日早上5点半赶到集合地点,刚一下出租车就招来同行友友们的一顿爆笑,“天马,你的包怎么打得跟变形金刚一样呀!”

  “好了,好了,到地方了,让凡队给你教一下,重新打包就OK啦!”冰川暖宝宝笑着说。

  在车上,经过相互介绍后,俺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随行的几位尽然有三位是青海省重装徒步界内大神级人物——凡平是8264青海省的版主,思维紧密,坚韧、独立的线西宁的版主,充满活力、豁达幸福的闷骚型大活宝;而2014年才开始涉及户外徒步的冰川之水,已经重装徒步穿越过国内众多经典路线的暖男一枚;杠杠是一位粗犷豪放、刚中带柔、多才多艺的快乐女孩。其余二位,一位被视为界内“百事通”的安然,跟她相处会让你感觉小草发芽了,野花开花了,你被春天包围啦....... 另一位过客是外表极度沉稳、珍惜话语权的大高个子爷们儿。

  伴随着愉快的聊天和欢声笑语,车子已经不知不觉的行驶到吉河,听说这里可以看到青海湖裸鲤鱼洄游,大家一致要求停车观看这难得一见的“生命溯源之旅”。

  接下来的行程更是满心欢喜,一路惊喜,内心狂喜。其实,此行也是所有人的首次天峻石林之行,多多少少的时间花费在一路寻径的过程中,但如上苍垂怜为我们刻意的设计一条精妙路线.亲眼见证了刚出生的小牛犊在母亲的鼓励下,努力挣扎着站起来,这是它的天性,也是为了面临未来危险的挑战,否则今后无法生存下去。

  2.体短身粗、胖乎乎的旱獭,更是扭动着肥硕的身体,四处乱窜的奔跑着,着实憨厚可爱。

  3.数百只的群羊卷起层层尘土,一路狂奔而至,激动的我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吓到他们,可是。。。。。。■□

  终于驶入阳光正道,眼前一幕幕景观立即让我们忘却了将近7个小时的路程困乏。•●整理好行装后,照例先来几张酷照,做个团队小宣传,正式开启今天的重装徒步。

  眼前一座座石林,呈现出各种迥异的排列组合,每一种组合几乎都在释放出自然界浑然天成的妙笔生花。在这里,才能深深体会到生命的真实经验——行云、青天、流水、△经过时间演变的世界、让渺小的我们真正的得到了快乐。

  七位已年过四十的大叔大婶们,被四周耸立的喀斯特地貌孕育出的奇景盛观,如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大叫,★-●△▪️▲□△▽脚下似踩了弹簧般雀跃前行,背上的package也变得轻了很多。满脸飙着狂喜一路奔向路径那端的独特风貌。苍天大地为之感动,▼▼▽●▽●□▼◁▼抹去一天的郁闷,播撒灿烂的笑容,拥簇着我们穿行于经过漫长风蚀后的怪石奇林。

  七双眼睛里都散发出光彩,贪婪的用手触摸着岩壁,嘴里不停地啧啧称赞,大家边走边感叹到:“这才是原生态的美啊,不虚此行,真的不虚此行......”

  从一个仅仅是整个天峻石林的冰山一角的小石林群中迂回出来,稍作休息,吃点午餐,结果被山野游人性感撩人的马叉虫动作,笑的我直喷饭。

  笑过瘾了,喂饱肚子了,就跟着凡队去寻找那广阔无垠的天上草原吧!由于给力的湛蓝天色搭配上沿路的峻岭怪石,牵绊住了我们急行的脚步。

  为了使第二天的行程不至于太紧张,天峻石林开启了菜鸟级的我第一次重装徒步我们决定沿着河道继续往前行。一路左右腾挪,还是一不小心踩空掉进河里,右脚的鞋子里灌满了水,就这样湿漉漉的行走了大约行走5公里左右,凡队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多了,思索一会儿后,告知大家在此露宿(海拔3500米左右)。因为缺少搭帐篷的经验,安然和冰川手把手的教我,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六顶炫彩的帐篷已经座落在空旷的山谷中。

  准备晚餐,对烟过敏、体质弱的我只能去周边游走打酱油啦。夜幕悄悄的从四周拉起,落日余晖如魔幻般将光影沿地平线铺展开来,天然一幅色彩丰满、自然写实、完美境界的光之杰作。

  “天马,开饭了!快拿你的吃饭家伙来!”这突然传来的呼喊声,◇•■★▼将置身其中、忘记时光的我拉回人间。香味扑鼻而来,忽然间饥饿难耐,以最快的速度抓起饭碗冲到杠杠面前,舀了满满一碗炖土豆,狼吞虎咽吃着冰川哥准备的“一只鸡一只鸡一只鸡”哈哈哈哈哈,倒了一杯山野游人自酿的藏茵陈酒,听着各位大神们绘声绘色的讲述他们的历险记和分享他们丰富的阅历。使我感触颇深:

  酒足饭饱的驴友们,忽然兴致勃勃地要夜探峡谷,考虑的帐篷没人看,我推辞说累了。▪️•★眼看着几盏头灯的光束消失在石林群里,瞬时间大地沉默的让我后背发凉。赶忙抓起登山杖紧紧握着,左右张望。不到十分钟就听到后面传来说话声,我很是纳闷的转过去,迎着返回来的队友问道:“这也太快了吧!你们走到哪了?” 几个人满脸神秘感的小声说:“杠杠看到一对发绿光的眼睛,怀疑是狼,所以我们就退了回来。” 杠杠看了我一眼,喃喃自语:“我确实看到了,好可怕。”

  夜幕的降临催促我们早些入睡,一声声晚安后,大地进入沉默里,宿睡在星空下,被nature紧紧拥抱,生活的暴虐已经完全不存在,只想跟原生态的众生谈场甜甜的“恋爱”。

  我是跟安然共寝,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不一会就酣然入睡。朦胧中,被几声酷似婴儿的惨叫声惊醒,顿时浑身毛发耸立,睡意全无,或许是白天的时候见到山里奔跑的岩羊,联想到杠杠看到的那双眼睛——My God 狼吃小孩啦! 两只耳朵紧张的竖起来,仔细聆听帐外的动静,山野游人的鼾声起伏跌宕,★▽…◇在峡谷里余音环绕,反而让我感到安全、▲●踏实。半夜下起了中雨,伴随着大风吹得外帐哗啦啦作响,我就这样昏昏噩噩得睡到天边放白。

徒步登山 2019-10-03